演示站演示站

好织梦
专做优秀模板

杀死那个被性侵的少女

杀人可以不用任何武器,一张嘴就够了。

1

初中的时候,学校里有一个叫小芜的女孩。

我们同校不同班,第一次注意到她,是在初夏,天气已经渐渐热起来,她居然还在穿着一件极其宽大、破破烂烂的花棉袄,经常独自一人走在校园里。

学校里性格古怪不合群的同学都会被说成“有点傻”,何况小芜身上那不合身、违反季节的衣服,又在同学中显得扎眼。

我曾仔细地观察她,她脸色蜡黄,稀疏发黄的头发在脑后随便地扎个马尾,脸上常有横一道竖一道的伤痕。但我发现她的五官其实很美:细细的眉毛,长长的丹凤眼,婉约可人。

小芜少言寡语,在学校里几乎没有朋友,学习成绩也不好,经常被老师点名批评。她独来独往,平时就一个人低着头坐在教室的角落里,跟身边嬉笑打闹的同学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不知道为什么,那时候我感觉她很可怜。

 

初二时,突然有一天,“小芜怀孕了”的流言像瘟疫一样在学校里传开了——她平日里之所以总穿大棉袄,就是为了遮盖越来越大的肚子。

学校对初中生早恋都明确禁止,对“怀孕”更是讳莫如深。对于刚进青春期的我们来说,这简直是天大的事,我们都被这个传言吓到了。

一上午的时间,全学校就都知道了这件事。

上课时,老师们会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小芜;下课了,一群群的学生围在他们班的门口,盯着她指指点点;放学后,同学们又把流言带回了家。

不到一天的时间,几乎整个乡镇都知道了小芜怀孕的事。

女生们的家长再三警告:“不要跟小芜一起玩,她被人糟蹋了,已经不干净了,以后长大了也没人要。”

“被人糟蹋了”具体是什么意思,我们都懵懵懂懂,只是感觉小芜已经跟我们不一样了。

那段时间,无论小芜是去上厕所还是放学回家,她身后都会有一群人好奇地盯着她的肚子看, 包括我。她的肚子真的鼓起来一大圈,可能是因为肚子太沉了,她走路的时候都是用手在胯骨处扶着腰,和我怀孕的婶婶走起路来一样。

面对周遭的目光和闲话,小芜只是低头沉默,目光呆滞,面无表情。

好在那会小芜身边有一个女孩陪她,是我们班的梅花。梅花会帮小芜推开看热闹的人群,上厕所的时候也会扶着小芜,怕她摔倒。

梅花家跟小芜家是远亲,后来很多关于小芜的事情都是梅花告诉我的。

2

没多久,传言就被证实了。

小芜的亲生父亲在工地打工时失足摔死后,她妈妈就带着她和妹妹改嫁到我们这边。小芜的继父是村里出了名的老光棍,脾气暴躁,嗜酒如命,又好吃懒做。

听她村里的同学说,小芜的妈妈非常能干,家里地里都是一把好手。小芜和妹妹平日里也会帮着妈妈干活,却还是常被继父嫌弃,说她们吃他的粮食,花他的钱上学。

尽管如此,母女三人还是经常挨小芜继父的打,小芜脸上的伤痕就是挨打留下的。邻居说,他们家每天都是大人小孩哭声一片,常年累月不得安生。

据说,小芜在10岁的时候就被继父糟蹋了,到被发现怀孕时已有三年。这些事情她不敢给人说,因为继父曾威胁她:“如果你敢说出去,就把你们三个人一起打死。”

直到小芜的妊娠反应越来越大,吐得死去活来,才被去她家串门的一个婶婶看了出来。婶婶偷偷问过小芜妈妈怎么回事,得到的回答令人震惊:“其实我什么都知道,但不敢管啊……”

为了让小芜把孩子流掉,她妈妈想过很多办法,吃泻药,干重活,捶打腹部,猛烈下蹲……可是无论怎么折腾,小芜肚子里的孩子总是安然无恙,最后只得任其发展,她妈妈说:“可能是发现的时候太晚了。”

小芜妈妈还告诉婶婶,即便是在小芜怀孕后,她仍然被继父当成泄欲工具,稍不配合,便会招来一顿拳打脚踢。

小芜的那个婶婶是个明白人,也仗义,听她妈妈说完后后气得火冒三丈,跟小芜的继父大吵一架,就把小芜接到自己家中住下了。

那时候,小芜已经怀孕六个多月了。

 

去到婶婶家一个多月后,小芜突然不来上学了。听他们村里的同学说,小芜被她婶婶拉去乡镇卫生所做了“引产”手术。

那时听大人们议论说,做引产手术比生孩子还要痛苦,是“把已经成型的小孩子活活弄死,再从肚子里面流出来”,“做过的人生不如死”。我们光听听就已经瘆得头皮发麻,天知道只有13岁的小芜是怎么承受过来的。

后来听说,手术那天,小芜的哭叫声整个卫生所都听得到,还引来了一大群人跑去门口围观。很多女人听得都哭了,男人则都在骂小芜的继父:“简直连畜生都不如。”

手术后,小芜在卫生所的床上躺了七天才下床,中间她继父过去给她送过一次饭,被医生连打带骂,最后拿脏水给泼了出来。

从那之后,小芜就再也没来过学校,她退学了。

梅花把她的书本收拾了一下,递给站在班门口的一位妇女——那是我唯一一次看见小芜的妈妈,她面容消瘦苍老,双眼浮肿,背都是驼着的。

小芜退学很久之后,学校里依然流传着各种各样关于她的故事,而且越传越变样,越传越夸张。在人们口中,小芜从一个受害者慢慢变成了一个道德败坏的贱女孩:“她小小年纪就作风不正,一股子妖媚相,竟然跟自己的亲妈抢男人……引产受罪是她咎由自取,疼死才好呢。”

刚开始有人这么说的时候,梅花还会帮小芜辩解几句,但说怪话的人依然振振有词:“你又没住她家,你怎么知道就不是她主动勾引的继父?”

这种不讲理的质疑,梅花也无言以对,只好闭了嘴,任谁说什么都不再回话了。

3

再后来,小芜不堪忍受村里流言蜚语,带着妹妹,跟着婶婶家的姐姐一起南下广州打工了。

离开后,小芜长年累月没有音讯,逢年过节也不回家,连个电话也不往家打,仅有的一点关于她的消息,也是由婶婶家的姐姐带回来的。姐姐说,小芜在工厂里干活很拼命,奖金也拿得不少,现在还在供她妹妹自考大学。“人也长胖了点儿,脸色红扑扑的,穿裙子的样子很好看,厂里有几个男的都喜欢她”。

听到这些,我和梅花多多少少都为小芜感到高兴,以为她算是苦尽甘来了。

 

多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,饭桌上听一个同学说起小芜,说她已经嫁人了,嫁到了湖南的一个山区,但由于一直无法怀孕生孩子,小芜整天被公婆数落,还会挨丈夫的毒打。

带回消息的同学比小芜晚几年去的广州,曾经进过小芜打工的厂子。让我不舒服的是,那同学说起小芜的遭遇,竟然笑得一脸幸灾乐祸:“她是活该,谁叫她十几岁就勾引自己的继父,害得父母关系不和,还害得她妈妈整天被继父打。”

坐她旁边的一个女同学也跟着附和:“就是,上初中那会我就知道她贱,别看她整天闷着不说话,骨子里可是风骚得很呐。小小年纪就懂男女之事,长大了不去做小姐,真的是亏了她一身的好本领!”

接着一阵哄堂大笑,哄笑中有人又说:“小芜的继父没准是被她设计进去的。”

听到这些,梅花气得发抖,想辩解了几句,但被身边的人拉住了。

 

同学会后,梅花告诉我,小芜的婶婶在家里曾说,小芜和她丈夫婚后感情不好的原因,除了没有孩子外还有一层——小芜的丈夫不知道从厂里什么人嘴里听了些传言,说小芜从小就作风不正,跟自个的亲妈抢男人,还怀过她继父的孩子,成型后打掉了。

这个男人本来是相信小芜的,可后来新婚之夜,小芜没有落红,再加上她一直妇科病不断,婚后又迟迟不孕,林林总总的状况,最终让小芜的丈夫就起了疑心。他把小芜绑到床上,用皮带抽拿烟头烫,逼问她那些传言是不是真的,差点把小芜折磨死。

私下里,小芜的婶婶感慨:“小芜真是命苦!小时候看够了白眼,受够了打,长大后眼看着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,以为她终于能抛开过去过上好日子了,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之前那些事情给毁了……”

究其小芜婚后多年不孕的原因,还是当年那场引产手术。当时卫生所的医疗条件不好,夏天天气炎热引发了感染,手术过后又没有好好进补,身体调养得也不好……这一系列原因给小芜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,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再怀孕了。

“小芜的继父还是老样子,一天到晚喝酒,喝醉了就打小芜的妈妈,边打边骂,骂小芜和妹妹小时候吃他的粮食、花他的钱,现在翅膀硬了一个个都飞了,不养活他就罢了,还要反过来诬陷他,让他在村子里抬不起头,忘恩负义,还骂小芜被娘家折磨纯属她活该。”梅花愤愤地说。

4

2015年冬天,我从梅花那里听到了小芜的死讯。

婚后,小芜常年腹部疼痛,去医院检查,医生说必须要做子宫切除手术,不然以后生命都会有危险。因为这个手术,小芜哭到双眼半瞎,数次自杀未遂。

这次手术后,小芜的丈夫便丢下她独自出外打工,常年不回家,也不寄钱回来。村里有人说,他在外面另有了女人,还生了个儿子。

留在婆家的小芜,独自面对村里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,终日沉默,近乎痴呆。公公婆婆也一天到晚地冷嘲热讽说:“家里白白养了一只不下蛋的母鸡。”

小芜在孤郁中又大病了一场,病势缠绵一年多后,最终,竟因为无人照料,她活生生饿死在了家里。

演示站
上一篇: 没了火铳的猎人,能到哪去
下一篇:没有了
隐藏边栏